邯鄲視頻第一門戶網站

南太行的妖嬈山野

板栗樹冒出黃色嫩芽的時候,杏花、桃花和梨花早已經開過。與板栗樹同步的,是洋槐樹。這種樹木,在南太行鄉村的山野極其普遍。每當春天,滿樹花朵潔白綻開,蜜蜂們忙得前腳跟后腳的時候,村人會提上荊條編織的籃子和長把的鐮刀,到附近的山坡上去采。洋槐樹渾身有刺,很尖、很長,但比較稀疏,嫩枝上的刺也很軟,一般扎不破人的皮膚。只有那些老樹枝上的刺,不僅細長,還很堅硬,常常把人的手刺得血流如注。

凡是美好的,從來就不容易親近。自然在給予人的同時,也教給了人付出。因此,采洋槐花需要技巧,要慢慢來,先用鐮刀勾住花團錦簇的樹枝,再用手慢慢地摘。一朵一朵的花,就這樣被人在它們最為鮮艷的時候,掐斷了繼續在枝頭噴香的曼妙時光。往往,人在采花的同時,也會把綠葉子大把大把地捋下來,和花朵一樣帶回家。

花朵當然是人吃,綠葉子喂豬。豬在吃綠葉子的時候,常常故意先撿里面殘剩的洋槐花來吃,還把嘴巴吧嗒得很響,以示抗議。人們把洋槐花洗干凈,再和玉米面攪拌在一起,放點鹽,放在箅子上蒸熟,倒點香油,吃得滿口生香,仿佛整個身體,從里到外,也都有了花香似的,覺得特別輕盈,又很充實。洋槐花和玉米面聯合的甜絲絲的滋味,至今還留在舌尖上,每一想起,就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。

從這個時候開始,新的一年才算真正開始。農人一方面跟隨節令,另一方面就是跟隨莊稼,展開一年四季的生活。這時候,麥苗連夜瘋長,早上嚇人一跳。青油油的,像是染了綠墨;沒有太陽光的時候,看起來有些發黑,但也是油油的那種黑,深深的黑。玉米也是,悄悄拔節,把星光下的山野吵鬧得愈加熱鬧。只有各種豆子長勢緩慢,它們大都被套種在玉米或麥子地里。人很偏心,總是先照顧長得快的、高的莊稼。豆子們也知道,為了使自己長得快一些,它們會伸出柔軟的青色的手臂,挽住人高馬大的玉米稈子,努力攀緣而上,不斷爭取與陽光謀面的機會。花生也要在這個時候點種,但它們的待遇一般較差,人總是把他們種在山坡上。還有芝麻、黃豆、紅小豆,等等。在人們眼里,它們是類似于雜草一樣的莊稼,越是與荒草挨得緊密,越會長得好。

南太行的山坡,都是硬石山,巖石密布,龐大且扎得很深。有些松松的石頭下面,常常居住著蝎子和它們的天敵蜈蚣,還有螞蟻、蚰蜒之類的。蛐蛐、螞蚱、螳螂等則住在草叢里,還有野兔和野雞,與冷不丁嚇人一跳的蛇為伍。孩子們放假了,每人提著個玻璃或者塑料瓶子,去山上,一次次逐塊把松動的石頭翻開,要是看到蝎子,趕緊用鑷子把它們捉住,丟在瓶子里。那時候,一只大的蝎子可以賣五角錢,再大一點的,就是八毛錢。有特別厲害的孩子,一天下來,可以賣一百多塊錢。

河北沙河、武安一帶的太行山山峰林立,莽蒼無際,眾多的懸崖隱藏其中,林子雖然不大,但也很茂盛。人進去,就和其中的一棵樹沒有區別了。要找,得扯著嗓子喊。林子的樹下,特別是陽光可以經常光顧的地方,茅草豐厚,里面有柴胡、黨參、黃芪等藥材。為了掙到零花錢,不太忙的時候,村人就扛著鋤頭,提著籃子,去挖藥材,回來曬干了,賣給藥材販子或者就近的中藥鋪。

高山起伏,猶如不停翻卷的巨大波浪,也像是群龍聚首。但再高的山,也是一沙一石積累起來的。接近村莊的時候,山勢逐漸減緩,土質也隨之改變,松軟、肥厚,用鋤頭一刨,把野草和荊棘搬離原位。通常,大半天工夫,就可以開出一片田地。據父親說,他年輕的時候,大家覺得田地少,人口倒是一年比一年多。為了多打糧食,村人就選擇山上土比較多的地方,開墾出一些新田。可也奇怪,山里田地,總是產量很小。同樣一片地,即使雨水充沛的年景,也還是不如村子附近的正規田地。開始人不明白,久而久之,才發現,那些野草和荊棘雖然被除掉了,可它們的根還在,一不留意,就又滋生出更多的同類來,使得莊稼無力抵抗,土地的營養都被原來的植物吸取了。

人們漸漸離開了山坡,有的出去打工了,有的辦了養殖場,還有些,憑著腦子和嘴巴做生意。再加上政府號召封山育林,不到一年,先前的山坡就又恢復了原來的葳蕤,雜草卷土重來,就連消失了的野雞、野豬、狼,都再一次出現了。老人們說,從前沒有電燈的年月里,都是聽著雞鳴和狼嚎睡覺、起床和上地下工的。現在,有了電燈、電話和樓上樓下,又可以聽著狼嚎過日子了。還有的,栽種了蘋果樹,每當秋天,沉甸甸的蘋果在枝頭上紛紛笑出聲來,紅撲撲的臉蛋,胖胖的身子,惹得孩子們總是流口水,有膽子大的,趁主人家不注意,從茅草當中爬到果園邊上,驚慌得兔子一樣,摘幾個連滾帶爬地躲到自以為安全的地方大快朵頤。

我也干過這樣的事情,還偷過杏子。那大大的、甜滋滋的杏子,只有鄰村的一戶人家有,長在他們家后面山上。有一次,我和弟弟商量好,我爬樹偷摘,他負責“放哨”。我剛爬上樹,就被主人家看到了,慌亂之中,摘了幾顆黃杏子,哧溜下樹就跑。主人家也沒有追來,大致是看我倆都是孩子。再后來,杏子熟透了,這家主人就用扁擔挑著,沿著村子去賣。我見到他,就覺得臉紅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他倒是人好,見到孩子們,就把熟得變軟了的杏子給他們吃。

也不知是哪一年,小姨家忽然養起了蜜蜂。每年洋槐花開,她和姨夫就把蜂箱子整齊地放在洋槐樹林子旁邊。太陽灼熱,正是蜜蜂們勞作的大好時刻,嗡嗡嚶嚶,金黃色的小蜜蜂飛快地在樹林里穿梭,落在一朵花上,不一會兒,再換到另一朵上。洋槐花稠密,又是成串兒的,往往,一朵上面,有好多只蜜蜂。有一次,我好奇地去看,剛接近蜂箱,就有幾只蜜蜂落在我的脖子、手背上。我害怕,伸手一打,哎呀媽呀,一陣疼,被蜇的地方不一會兒就開始泛紅、起包。我哭了,小姨說,蜜蜂蜇人沒事兒,對身體還有好處,不要哭。姨夫說,蜜蜂蜇了人,它也就活不成了。

后來我從書上得知,確實如此。蜜蜂的毒對治療風濕病有好處。蜜蜂一旦蜇了人之后,就沒了尾針,采蜜回來,負責看守和把關的工蜂就會把它拒之門外。因為,它也活不久了。這令我難過。仔細想,蜜蜂是有權利自衛的,攻擊了傷害它們的人,為什么要被拒絕回家呢?再說,它們本來就命不久長了。

這時候,河邊的蘆葦也趁勢壯大自己,幼苗一再滋生,不幾天,就竄起好高。因為害怕有蛇,人極少到蘆葦蕩里去。倒是流水,不需要忌憚。總是穿過寬闊的蘆葦蕩,再流到田地里去。麥子已經成熟,不要三五天,就被人收割了。玉米開始吐穗,粉紅還有點發紫的玉米纓子掛在長長的葉子之間,閨女的發辮一樣。四季豆也開花了,紫黑色的,很不起眼。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。站在院子里,頭頂不斷有鳥鳴,還可以聽到喜鵲等鳥兒忽閃翅膀的聲音。陽光下的山野,一片蒼郁,莊稼和草木競相展開,不斷分枝,增添新的力量。天空上,云朵飄逸,如絲帶。兩邊的青山上,寂靜而又喧嘩。

板栗樹早已開過花了,長條狀的、有點像彈簧的花朵枯萎成黑色,慢慢掉落,取而代之的是渾身長滿細小尖刺的板栗。圓球形的板栗,開始小如指頭肚,慢慢地膨脹、擴大、成長,想起來就很有意味。站在山嶺上,漫山遍野的板栗樹,青色的果實、稠密的綠葉子,看起來蔚為壯觀。這時候,冷不丁會鉆出一個人來,也或許是誰家的一只狗。村莊在遠處近處的山坡上燃起煙火,慢慢增多的各式車輛在盤山道上,一會兒鉆出一會兒隱沒。那是來這里旅游的外地人。近些年來,南太行開發了不少景點,引得外地人不遠千里萬里,來到南太行,一個個睜著好奇的眼睛,在生養我們的溝壑、山野之間,尋找自然與鄉野之美。

作者:楊獻平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廣播電視臺概況網站簡介招聘信息廣告服務聯系我們
通信地址:邯鄲市人民路269號 郵編:056002
電話:0310-6269211 6269045 業務聯系QQ:564299722 305860431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24小時舉報電話:18531051858
冀新網備 13201401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(AVSP):冀備2010002 冀ICP備05000525
邯鄲廣播電視臺授權發布
比特币走势美元
琼海龙寿洋网红桥 豪彩彩票骗局 江西时时彩 亿宝娱乐合法吗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江西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瑞彩网app下载安装 特区彩票论坛 特区 加拿大28计划软件安卓 北京pk拾计划官方